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焚,闻到『荼蘼花』事了— —第75期一日一香

焚,闻到『荼蘼花』事了— —第75期一日一香
焚,闻到『荼蘼花』事了— —第75期一日一香焚,闻到『荼蘼花』事了— —第75期一日一香

印香也作香印,又或称香篆,篆香,最初是用在寺院里诵经计时,即用香末缭绕作文,以它点燃后连绵不断的焚烧来计算时辰。敦煌文书中的《唐咸十四年正月四日沙洲某寺交割常住物等点检历》(伯·二六一三)录有“木著漆香印壹”;又《辛未年正月六日沙洲净土寺沙弥善胜领得历》(伯·三六三八)有“方香印章,团香印壹”,所记应即制作香印的印模。宋洪刍《香谱》“香篆”条云:“楼木以为之范,香尘为篆文。”又“百刻香”条:“近世尚奇者作香篆,其文准十二辰,分一百刻,凡燃一昼夜已。”香篆因此又有“无声漏”之名。

 

唐代香篆其实已经很流行,元稹《和友封题开善寺十韵》“灯笼青焰短,香印白灰销”,即咏其事,不过在这里说的仍是佛寺里的情景。又有一种梵字香,唐诗“香字消芝印,金经发茝函”;“翻了西天偈,烧余梵字香”,所谓“香字”与“梵字”,也是香印一种,即把香作成梵文种子字,比如阿弥陀种子字之形,然后设坛焚香,于是可参佛法。不过俗界普遍用着的篆香实以计时为主,或者计时也不必,只是遣闷而已。王建《香印》:“闲坐烧香印,满户松柏气。火尽转分明,青苔碑上字。”末句指香印余烬的字迹分明,却不必是梵字。此诗其实与诵经礼佛皆无关,“闲坐”二字便说得很好,这该是士人最合适的焚香心境。

 

不论回旋刻时还是缭绕作字,香模的制作总要有很多设计的巧妙,即须使它无论怎样徘徊旋转而都能够焚烧不断。香篆燃尽,其文却仍以灰存,它残留着“生”的美丽实在又已死灭,对此作冷+轻覆雕盘一击开,星星微火自徘徊。还同物理人间事,历尽崎岖心始灰。”又释居简的同题之作:“明明印板脱将来,簇巧攒花引麝煤。不向死灰然活火,此中一线若为开。”还可以举出元人乔吉的《凭栏人·香篆》:“一点雕盘萤度秋,半缕宫奁云弄愁。情缘不到头,寸心灰未休。”这里面都有着很好的意思,说是对情人对人生的态度也可以。托名陶谷的《清异录》卷下“薰燎”之部“曲水香”条:“用香末布篆文木范中,急覆之,是为曲水香。”这布香末与“急覆之”,怕是很要讲求些技术,华岳诗曰“轻覆”,曰“一击”,正是摄其奥妙处,又南宋释绍县《禅房十事·香印》“要识分明古篆,一槌打得完全”,也是道着出脱篆模的要领,只是“急覆”、“一击”,而又出脱得“完全”,这里究竟须要怎样的巧劲儿我们无法知道得更加清楚,难怪两宋的“打香印”要作为专门的技艺,吴自牧《梦梁录》卷一三“诸色杂货”条“供香印盘者,各管定铺席人家,每日印香而去,遇月支请香钱而已”,即其事例之一。元代亦然。成书于元末明初的《碎金》,艺技篇中的“工匠”条下也还有着“打香印”的名目。香印或曰香篆模子的“簇巧攒花”原须制作得精细,材质或乌木或花梨,讲究者更用着象牙,一套十个,必求工致,“镂花香印”便差不多成了工艺品,也因此成就了不少巧匠,如东京的罗昇和戚顺,说间南宋《百宝总珍集》卷八“香印”条和元戚辅之的《佩楚轩客谈》。

 

明代的焚篆香,有了一种容易操作的办法。高濂《遵生八笺》卷八《安乐起居笺下》列出香印四具,然后解释道:“四印如式。印傍铸有边阑提耳,随炉大小用。先将炉灰筑实,平正光整,将印置于灰上,以香末锹入,印面以香锹筑实,空处多余香末细细锹起,无少零落,用手提起香印,香字以落炉中,若稍欠缺,以香末补之,焚烧可以永日。”所谓“锹”,便是“炉瓶三事”中插在匙箸瓶里的香匙。香匙匙叶椭圆而扁平,常常制作得小巧可爱,用来摆布香篆自然得心应手,而这里所用的篆模竟是一个镂出篆文的透空架子而无须加底,则“覆”与“击”皆不必了,止须把篆模放在香炉中先已铺平筑实的香灰上面,然后用合好的香末把模子细细填实,最后拎起篆模边阑的提耳,模子脱出,一个完整的香篆便留在香炉中。若求“提起”的时候便于出脱,香末中酌量添加杏仁粉便好,见陈敬《香谱》卷二“定州公库印香条”,这是制作印香由宋及明一贯如此的。

 

为着出脱香印的方便,焚篆香的器具似以盘形的香炉为宜。刘攽《中山诗话》:“京师人货香印香,皆击铁盘以示众人。父老云,以国初香印字逼近太祖讳,故托物默喻。”则盘为其“物”也。苏子由生日,东坡赠以新合印香并银篆盘一具;宋刘子翚《次韵六四叔村居即事十二绝》句云“午梦不知更漏向谯楼,自剖玄机贮案头。炉面匀铺香粉细,屏间时有篆烟浮。回环恍若周天象,节次同符五更筹。清梦觉来知候改,褰帷星火照吟眸。”《遵生八笺》卷一四《燕闲清赏笺上》说到了一种鏒金香盘,“口面四傍坐以四兽,上用凿花透空罩盖,用烧香印,雅有幽致”。湖北武昌龙泉山楚昭王墓出土一件筒炉,炉身是一个宽平折沿的平底浅盘,底径六厘米,上面一个镂空雕出各式花枝的半球形盖,炉与盖通高不过五厘米多一点。精巧虽不及高氏所云,形制则无大别,那么它正是适合用来烧印香的香炉。

 

焚,闻到『荼蘼花』事了— —第75期一日一香

焚,闻到『荼蘼花』事了— —第75期一日一香

焚,闻到『荼蘼花』事了— —第75期一日一香

焚,闻到『荼蘼花』事了— —第75期一日一香

焚,闻到『荼蘼花』事了— —第75期一日一香

用甲子日攒和,丙子日捣末,戊子日和合,庚子日印饼,壬子日入盒收起,加炼蜜搓成丸,或是刻印成饼,寒水石为薄衣,出行时放入葫芦里最佳。

焚,闻到『荼蘼花』事了— —第75期一日一香焚,闻到『荼蘼花』事了— —第75期一日一香

汉明帝时真人燕济身居三公山石窖中,苦于毒蛇、猛兽、邪魔冒犯,于是下山改在华阴县庵中。栖息三年,忽然有三道人投庵借宿,直至夜晚谈及三公山石窖的胜利,如何有邪魔侵犯。其中一人说:“我有奇香,能拯救世人苦难,焚烧的办法,自然玄妙,可生天界。” 真人得香,再进入山中,因焚此香,毒蛇猛兽,全部都逃走了。忽然有一天,道长散着发背着琴,虚空而来,将此香写在石壁上,乘风而去。题名三神香,能开天门地户,通灵达圣,进山可以驱赶野兽,可以免除刀兵瘟疫,长时间干旱可降甘霖,渡江可避免风波。有火焚烧,无火嘴嚼,从空中喷洒在起立的地方,龙神护助,静下心修合,没有不灵验的。

(参考文献,《唐咸十四年正月四日沙洲某寺交割常住物等点检历》、《辛未年正月六日沙洲净土寺沙弥善胜领得历》、《香谱》、《和友封题开善寺十韵》、《香印》、《和友封题开善寺十韵》、《凭栏人·香篆》、《清异录》、《禅房十事·香印》、《梦梁录》、《碎金》、《百宝总珍集》、《佩楚轩客谈》、《遵生八笺》、《安乐起居笺下》、《中山诗话》、《次韵六四叔村居即事十二绝》、《次韵六四叔村居即事十二绝》、《燕闲清赏笺上》、《香乘》、《香识》)

焚,闻到『荼蘼花』事了— —第75期一日一香

焚,闻到『荼蘼花』事了— —第75期一日一香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焚,闻到『荼蘼花』事了— —第75期一日一香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