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山音与湖相表里:日本香道源流(3)

山音与湖相表里:日本香道源流(3)

我们书接上文,浮萍破处见山影:日本香道源流(2),这回可没有几个月哈……集权力与财富于一身的佐佐木道誉,可谓日本香道的开祖。但正式把香道知识体系化却并不是他。这也是为什么许多文献中都把志野宗信或是三条西实隆称为香道之祖。

可以说,东洋香道史的第一页是推古三年“香木漂来”,第二页是佐佐木道誉引领“婆娑罗”的风潮。而贵族学者三条西实隆和将军近臣志野宗信的推动,真正使香道成为室町时代东山文化中与茶道、花道并列的“艺道之花”。在那个华丽的背景下确立的“东洋三道”,犹如三条清流灌注至今。

山音与湖相表里:日本香道源流(3)

以三条西实隆为代表的“御家流”重视香道的仪轨,作为贵族公卿,三条西实隆擅长和歌、书法,本人有高雅志趣。他酷爱闻香,也收藏了许多香木。在《实隆公日记》中,有不少品香玩香的记录。香道的仪式化,使其更富于贵族气质和典雅感觉。与此同时,他还定下了“六国五味”的评判标准,归纳整理了不同产区香品的气韵特点(此处应有人@柴爷)。也是在他的推动下,日本香道第一次出现了流派。另一大流派的创始人志野宗信也曾向御家流学习香道。

所谓六国五味,是御家流对当时各个产香区气调的基本描述。罗国、真南蛮、佐曾罗、伽罗、真那如、寸门多罗,涵盖了当时主要的沉香产区(包括星洲、惠安和如今不作为主要产区的印度和孟加拉),御家流总结的特点是:

山音与湖相表里:日本香道源流(3)

有一点应该明确,日本香道成形于隋唐,大约在宋元同时期转入独立的发展线程。但独立发展,并代表日本香道就不受中国的影响。在唐宋时期中国社会大变革的背景之下,香道在知识分子主导下发生巨变,形式更为素雅,内涵跟更为深刻。日本香道在此时也接受了大量西来影响,才会形成今日以素、静、简为主要特点的和风香道。

此外,日本在贸易上附中国之骥尾,大量与东南亚国家进行贸易。早在隋唐时期,日本遣唐使在贸易中就求赐大量的香药,室町幕府与德川幕府在于东南亚诸国的官方贸易中,也都将香料放在重要地位,德川家康写给罗国国王的信件中,甚至亲自提到此事。这大概也是因为德川家康本人与足利尊一样,都是香道的爱好者。

或者我们也可以换个角度去理解,这些幕府将军凭借武士手中的刀完成“下克上”,取得高于天皇的权力,他们本身也必然要追求与武士阶层在文化上的同调。“婆娑罗”所代表的,正是武士阶层在贵族化过程中的文化需求。鼓励和亲自参与这样的文化潮流,也是将军、大名们的必修之客。因此他们的个人形象也会朝着这方面去打造,德川家康在幼年时就说“大将应当啜饮朝霞”,在我看来与李世民出生时二黑龙斗于梁上基本是一个意思。

山音与湖相表里:日本香道源流(3)

相对于具有“贵族化”或者说“皇室化”特征的御家流,志野宗信所创立的志野流显得更唯心一些。志野流讲究类似禅宗的内心宁静以及枯空冥想,在香道仪式上则相对御家流简单一些。志野流的炭熏伺灰也有自己的特色,六合阴阳伺神、五行分化侍人、四方天地祀故

山音与湖相表里:日本香道源流(3)

网络盗图,志野流伺灰

除了两大流派以外,米川流、风早流、古心流、泉山御流、翠风流……诸多大小流派不一而足,香道总体理念都是相近的,但各个流派之间还是会有理念与细节上的差距。

东洋香道借助流派和宗教意涵,完成了引人入胜的形象塑造,这点当然值得我们学习。我们的香道也确实需要一个契机,借助鸡汤式的宁静传播进入社会生活。但这里小编还是想要发表一个个人观点……在繁华乱眼的形式感和纷繁流派所造成的宏大印象之外,日本雅玩三道,未必就有我们认为的那么积淀深厚。

我是文科出身,对不那么了解的事物,习惯性地从资料考据的角度去看待。钱玄同的侄儿钱稻孙先生(我国著名翻译家,翻译了《源氏物语》等重要日本文学著作)曾经写过一篇小文,发表于《华文大阪每日》半月刊,名字就叫《香道》。其中提到了一个观点是“原来关于香道的书也并不很多”。当时是昭和五年,也就是1930年。日本宫内省图书馆、内阁文库、帝国 图书馆、东京帝国大学所藏关于香道的图书,总共才七十余目

这里面有相当一部分是汉文文献,也就是中国的香道图籍。另一部分是存目图书,也就是散逸了的。再算上不同版本、不同批注的同一种书籍……也许对当时的日本而言,雅玩三道算是一个比较受重视的图书类目,但是以钱稻孙这样的旧式文人看来,存世图籍实在是太少了。今天我们学习任意一个时期的断代史,光笔记就不止这个数

山音与湖相表里:日本香道源流(3)

我这么写绝不是捧一踩一,而是想表达一个观点。今日距离1930年不过八十余年,中日之间的文化自信却似乎彻底颠倒过来了。以日本工艺为精美,这完全可以理解;以日本文化为深厚,却不必要。钱稻孙先生无疑使十分了解日本文化的,但不玩香的他对日本的香道,态度多多少少带着一种鄙薄。这不能说是无理的轻薄,水之积也不厚,其负大舟也无力。日本文化如同一泓泉水,我们从中可以照出自己曾经的影子;但以此为汪洋,却大可不必。尺水之遥,孰谓终不能越?

日本一直到清代,还需要借中国香师之力建立玉初堂,而上世纪30年代以后的日本历史,我们中国人还是很清楚的。一个为赌国运造下无边孽业的国家,之后又在经济重建中经历了自己的文化荒漠期……可它的香道却扶摇直上,到了我们无法企及的高度嘛?这不合逻辑。只不过是因为对自己的不自信,无意识神话了对岸的东西罢了。

川端康成有个“半册书”叫《山音·湖》,原是两个不相干的中篇。《山音》讲的是老人临死前听到来自远山的声音,恍如花在夜里嘎吱嘎吱地开,又恍如冥冥中的召唤。而《湖》则写了校园中一段畸形的感情。一讲死,一讲生。蝉翼、云焰、冬樱……川端的文字之美在两个色彩迥异的故事中绽放,日本文学的苦涩凝滞与俏皮清丽交错而行。

山音与湖相表里:日本香道源流(3)

我极度推荐大家去看一看这本书,正如我希望香友们都能够切身体会一下日本香道,感受它的美,体味它的意境与思想。山音与湖相表里,我想这也是日本文化之美的写照。

但在那之后,还是那句话。我们中国自己有香道,不需要借日本人的道

(to be continued)

撰文:苏星河


近期好文推荐

翻新:爱好烧钱是怎样的体验

西风夜渡寒山雨:一日一香207期之“夜渡”

时间的眼睛

重发:博山炉名称考据

即将消逝的香气——红土沉香的终极秘密

神奇动物在哪里——博山炉盖图像浅析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山音与湖相表里:日本香道源流(3)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