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给你一瓶香泽,闻着,会醉— —第62期一日一香

给你一瓶香泽,闻着,会醉— —第62期一日一香
文案:青桐   制香:青桐   摄影:无崖子  技术支持:南宫流云

给你一瓶香泽,闻着,会醉— —第62期一日一香

给你一瓶香泽,闻着,会醉— —第62期一日一香

     香发木犀油    

《齐民要术》与《备急千金要方》介绍的制香泽法,虽然使用的进口香料不同,但还都坚持着传统,把兰草(泽兰香)作为必不可少的一味原料。在相传为宋人陈敬所撰的《香谱》(下称《陈氏香谱》)中,列出了“香发木犀油”——桂花油的配方,在这个配方里,兰草竟失踪了:
凌晨摘木犀花半开者,拣去茎蒂令净,高量一斗,取清麻油一斤,轻手拌匀,捺瓷器中。厚以油纸密封灌口,坐于釜内,以重汤煮一饷久,取出,安顿稳燥处。十日后倾出,以手沘其清液,收之,最要封闭最密。久而愈香。如此油匀入黄蜡,为面脂,馨香也。

清晨摘下半开状态的桂花,去掉茎与蒂,只留花蕊。用满满一斗桂花配一斤芝麻香油的比例,将二者掺在一起,用手轻轻搅动着拌匀,然后,把满浸着香油的花蕊放入瓷罐内,略加压实。以几层油纸将罐口厚厚地密封起来,再将这只瓷罐放在盛有水的锅内,大火沸汤地加以煮制。如此煮一饷饭的功夫之后,瓷罐就可以从锅中取出,静置在平稳、干燥的地方。十天以后,解开油纸,把罐内的油、花混合物倒出,然后用手使力拧攥桂花,让拧出的清油液滴入一只盛器内。当全部桂花都如此拧尽液之后,把盛器仔细地加以密封,器内的油液就是“香法木犀油”的成品,放置越久,香气会变得越浓。

桂花油的出现并不简单。仔细阅读《陈氏香谱》就会发现,桂花,在宋人眼里显得是很新鲜的新事物。比如卷一“木犀香”这条资料:
向余《异苑图》云:岩桂,一名七里香,生匡庐诸山谷间。八九月开花如枣花,香满岩谷,采花阴干以合香,甚奇。其木坚韧可作茶品,纹如犀角,故号“木犀”。

实际的情形是,先秦、汉唐文学中所说之“桂”,与宋人之“木犀”,往往并非同一树种。(c参见《本草纲目》“桂”、“菌桂”、“月桂”诸条。)非常值得重视的是,《陈氏香谱》中出现了一个概念:南方花。如卷一“南方花”条:
余向云:南方花皆可合香。如末利(茉莉)、阇提佛、桑渠那香花本出西域,佛书所载,其后传本来闽岭,至今遂盛。又有大含笑花、素簪花,就中小含笑香尤酷烈,其花常菡萏之未敷者,故有含笑之名……温子皮云:素馨、末利摘下花蕊,香才过,即以酒噀之,复香。凡是生香,蒸过为佳。每四时遇花之香者,皆次次蒸之,如梅花、瑞香、酴釄、密友、栀子、末利、木犀及橙、橘花之类,皆可蒸。他日爇之,则群花之香毕备。

在这里,各种“南方花”被与宋代独特的“合香”方法结合了起来,桂花正在“南方花”的行列之中。从行文中就可以看出,这些南方花之所以受到人们重视,全在其“香”。

《东京梦华录》卷七提到北宋末年东京琼林苑内华嘴岗的布置,“其花皆素馨、末(茉)莉、山丹、瑞香、含笑、射(麝)香等闽、广、二浙所进南花”。《武林旧事》卷三“禁中纳凉”一节,描写南宋皇帝夏天避暑的方式,则有这样的描述:
又置茉莉、素馨、建兰、麝香藤、朱槿、玉桂、红燕、阇婆、簷蔔等南花数百盆于广庭,鼓以风轮,清芬满殿。

都提到了“南花”的概念,并且,也是强调其“清芬”即香气,(《东京梦华录》)更明确提到,宋人所说的“南花”是指“闽、广、二浙所进”的新鲜花品。可以说,在五代、两宋期间,这些“南方花”是作为新的天然植物香料,以及芳香观赏植物,而被人们“发现”了。这一情形在桂花一例上表现得特别明显。在先秦、汉唐人那里,并没有桂花这样一种香料。但是,到了《陈氏香谱》,却把桂花当作一种极重要、极美妙的香料新品,介绍了使用的各种方法:合香、做焚香、做头油、做香珠。隐隐的,似乎流露出得到重大发现之后的惊喜。

与桂花的情况相同,《陈氏香谱》与《武林旧事》中提到的各色“南花”,在唐代,都还是相对生疏的概念。早在南宋时,罗大经已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现象:
他如木犀、山礬、素馨、茉莉,其香之清婉,皆不出兰、芷下,而自唐以前,墨客椠人,曾未有一语及之者,何也?(《鹤林玉露》卷四“物产不常”,中华书局,1983年,300页)


种种“南花”被引植、被发现、被开掘的过程,各自有各自的一部复杂的历史,很难笼统地加以描述。但是,有一点清楚的是,所谓“南花”进入中国文化,恐怕不宜视为无足轻重的小事,其意义有待思量。即举其一点来说,在唐代的前中期,这些“南花”既没有得到普遍的引种和推广,也没有成为日常生活中广泛应用的天然香料、观赏植物,甚至没有以这些南方香花为香料的概念。但是,到了明清以后,《陈氏香谱》与《武林旧事》中提到的“南花”,如桂花、茉莉都是最日常的天然香料,日常到了被目为“俗”的地步;含笑、建兰等等,也成了庭院、居室中常见的观赏植物。从我们今天的亲身经历就不难感受到,这一变化对于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有多么大的影响。如果没有桂花、茉莉、建兰、美人蕉以及水仙,那会是什么样的生活?实在很难想象。晚唐、五代直至两宋,在其间充当了一个过渡阶段,这个过渡究竟是怎样一路发展过来,目前还没有真正搞清楚。抛开观赏植物这一个方面不谈,仅仅从香料史的角度考虑,桂花油实在是见证了中国香料发展中一个重要的时刻。

正是在宋代,在桂花等“南方花”成为新宠的压力之下,兰草,这一被屈原反复吟咏的、最传统最古老的植物香料,彻底失势了。也因此,此际最时髦的女人头油不再是“兰泽”,而是”桂花油“。《事林广记》卷十”绮疏丛要门“中,除了同样收有”香发木犀油“方除外。

给你一瓶香泽,闻着,会醉— —第62期一日一香

合香步骤


【香料】
木犀花
【辅料】
清麻油、黄蜡
给你一瓶香泽,闻着,会醉— —第62期一日一香给你一瓶香泽,闻着,会醉— —第62期一日一香

(无清麻油的实物图片)

摘取凌晨半开的木犀花,拣去茎蒂,只留花蕊

 

按木犀花与清麻油为1:5的比例掺合,并轻轻搅拌均匀

 

把满浸着香油的花蕊放入瓷罐中,略施压

 

用几层油纸将罐口厚厚地密封起来

 

把封好的瓷罐放在盛有水的锅中,用大火煮沸一饷饭的时间后取出,静置在平稳、干燥的地方

 

搁置十天后,解开油纸,把罐内的油、花混合物倒出,并用手使劲拧攥木犀花,让拧出的清油液滴入一只盛器

 

把拧出的油液搁入盛器后,仔细地加以密封,放置久存,其香气会越变得浓烈

给你一瓶香泽,闻着,会醉— —第62期一日一香

作用     
会让头发光泽香滑的合香

(参考文献,《香乘》、《齐民要术》、《备急千金要方》、《陈氏香谱》、《异苑图》、《东京梦华录》、《武林旧事》卷三、《武林旧事》、鹤林玉露》卷四、《事林广记》卷十、《贵妃的红汗》)

给你一瓶香泽,闻着,会醉— —第62期一日一香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给你一瓶香泽,闻着,会醉— —第62期一日一香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