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一场香泽烟雨梦— —第59期一日一香

一场香泽烟雨梦— —第59期一日一香
文案:谢烟客  制香:青桐  摄影:无崖子  技术支持:南宫流云

一场香泽烟雨梦— —第59期一日一香一场香泽烟雨梦— —第59期一日一香

 

    香泽   

如今,五十岁以上的人还有这样的记忆:比他们更老一到两辈的乡村老太太,在梳纂儿之前,会用刨花水作为头油,拿小刷子沾着刨花水往头发上刷。需要感谢作家汪曾祺,为日渐远去的记忆留下了文字的证词:“他家的绒线店是一个不大的连家店。店面的招牌上虽然写着‘京广洋货,零趸批发’,所卖的却只是…….刨花、抿子(涂刨花水用的小刷子)……并且为“刨花”作住道:“桐木刨出来的薄薄的木条。泡在水里,稍带粘性,过去女人梳头掠发,离不开它。”(《岁寒三友》)

古代给头发涂香泽的方法,与刨花水的使用大致一样,陶渊明《闲情赋》中表达得十分清楚:“愿在发而为泽,刷玄鬓于颓肩。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以枯煎。”他把美发的程序化作了多情的比喻:假如能触到她的头发,我愿是那香泽,被刷到她低垂的乌鬓上!悲哀的是美丽的人儿喜欢经常洗沐她的头发,宁愿乌发被净水冲得失去养分,枯黄发干。

 

一场香泽烟雨梦— —第59期一日一香

 

合香步骤

【香料】

鸡舌香、藿香、苜蓿、兰香 

【辅料】

 清酒、胡麻油、猪脂 一场香泽烟雨梦— —第59期一日一香一场香泽烟雨梦— —第59期一日一香

(无苜蓿、兰香、 清酒、胡麻油和猪脂的实物照片)

【调香】

 

清酒浸泡香料(夏天需冷酒,春秋需暖酒,冬天需小热酒)

将鸡舌香(一般人都认为它像丁子,所以为丁子香)、藿香、苜蓿和兰香四种香新棉絮包裹再浸泡清酒中(夏天一宿、春秋两宿、冬天三宿)胡麻油0.6猪脂0.3搁入铜铛,用以浸泡香酒调和熬至多次沸腾后,便用慢火微煎,然后再放浸泡后的香材煎,慢火至傍晚时分,水煮尽了就熟了。在慢火中浸泡,锅中没有声音,水还没有煮尽;有烟冒出而没有声音,则水就被煮尽了。润泽快熟时,加少许青蒿,用发色把锅嘴稠密地覆盖着,防止瓶口泄漏。

【作用】

香气怡人,用此沾润发丝,其人的头发永远不会干枯发黄。唇脂会如朱砂,次为象唇。一场香泽烟雨梦— —第59期一日一香

 

 

    瓷罐    

 

状楼,晓涩翠罂油,倦鬓理还休。

——宋·蒋捷《木兰花慢》

词意是说,冬天寒冷结冰的早晨,让青瓷罐里的头油因凝冻而坚硬,没有了润滑的油性,以致为双鬓整理造型的工作都很难完成。显见得用小罐装头油,在宋人是最熟悉的日常小景。黄升墓中的荷叶形银盖罐与梳、抿子放在一起,这只小银罐当初用于盛放头油之用。似乎就是很自然的结论。如果确是如此,那么,古代女性的头油之用,似乎就是很自然的结论。如果确是如此,那么,古代女性的头油罐与头油刷,就一起重见了天日。在宋元墓葬中,往往出有这种带荷叶形盖的小银罐、小瓷罐。传为宋人作品的《妆靓仕女图》,以及相传为王诜所作的宋人画作《绣栊晓镜图》,都是表现女性在化妆的时候,对镜仔细打量自己的妆容。在两幅画作中,镜台旁都摆有带荷叶形盖的小罐,表明这类小罐在女性美容化妆的活动里担当着重要角色。

 

(《岁寒三友》、《闲情赋》、《木兰花慢》、《香乘》、《花间十六声》)

 

一场香泽烟雨梦— —第59期一日一香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一场香泽烟雨梦— —第59期一日一香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