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CM discovery channel:宋代香料的“暗网”(2)

CM discovery channel:宋代香料的“暗网”(2)

腊八时节,我们接着聊走私贸易。不过在那之前,是不是很久没有留言点赞活动了?

活动方式和从前一样,在本文下方留言并邀请您的朋友为留言点赞。2018年1月24日22:30时获得最多点赞数的朋友得到奖品(柴门贰号小盘香(1727)一盒)。请将您的联系方式与地址告知专属客服,若没有专属客服,则可在微信后台留言。

一周内所有的活动奖品将在周六统一发送顺丰到付。获奖者如在本周有其它购物,奖品将与正常购买的商品合并发货,不再需要承担运费。


CM discovery channel:宋代香料的“暗网”(2)

谁在走私

马克思在不朽的《资本论》中说:“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有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这句话虽然是马克思针对资本逐利的本性而言的,但同样适用于宋代香药走私贸易。

人民的“生计”总是有两面性的,一方面“官逼民反”,沉重的税负剥削让走私带有某种罗宾汉气质;另一方面,大商团的走私也绝不是为了民生,而是为了带血的利润,这点在前文已说过,不再赘述。

和大部分时代一样,有宋一代走私的主体始终都是商人。《宋史·食货志》:天禧三年十月工部侍郎马亮言:“福州商旅林振自南蕃贩香药回,为隐税真珠,州市舶司取一行物货,悉没官。

《宋史·》哲宗时范锷指出:“然海商之来,凡乳香、犀象、珍宝之物,虽于法一切禁榷,缘小人逐利,梯山航海,巧计百端,必不能无欺隐透漏之弊。”

CM discovery channel:宋代香料的“暗网”(2)

著名沉船“南海一号”,南宋的船队很有意思,有的船队兼有官方贸易、海商集团和走私团队三种身份。

一些官僚权贵会直接参与香料的走私贸易,蔡襄在《蔡忠惠公文集》中就说,当时仕宦“纡朱怀金,专为商旅之业有之,兴贩禁物茶盐、香草之类,动以舟车懋迁,日取富足”。南宋中兴四大臣之一的张俊也参与其中,张俊遣门下老卒以五万贯资本浮海走私香药等物,逾岁而归,获利几十倍《鹤林玉露》卷二,老卒回易)。

《宋史·职官四四九》“至道元年六月敕应知州、通判诸色官员,并市舶司官、使臣,今后并不得收买蕃商香药禁物。”从上述禁令中可以看出,市舶官吏利用职务之便,私下违规收买或低价强买蕃商的香药宝货,牟取厚利,实际上是一种变相的香药走私行为。

CM discovery channel:宋代香料的“暗网”(2)

古沉船中的货物与钱币,彰显宋时海上贸易的繁荣

当然也并不是每一个官员都能和中兴四少保那样无所顾忌的,至少他们没有那么多“门下老卒”可供驱遣。更常规的参与方式,则是和现代一样,选择与大海商进行合作。《鹤林玉露》同样记载,泉州巨商王元懋派使行钱吴大作纲首等三十八人,同舟泛海,一去十载,走私沉香、真珠、脑麝等香药货物,价值数十万,获息数十倍。

王元懋富甲一方,典籍记载多有乡里鱼肉横行之举,如此扎眼的走私贸易巨鳄,与市舶司、各路转运使司、上至三司使,都是有利益纠葛的。古时厦门地区称泉州,王元懋可以说是宋版远华案的案首了。

CM discovery channel:宋代香料的“暗网”(2)

猜猜这里面的朋友当年干过什么勾当……

除了官、商以外,一些沿海民众。他们习惯于以海为生,从事香药等走私活动,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就记载,绍兴五年二月侍御史张致远指出福建沿海:“盖剑、汀诸郡为上四州,地险山辟,民以私贩为业者,十率五六。……福建前此群盗,皆异时私贩之人也。”。

这些小规模的走私贸易没有个公权力保护,也是东南沿海贫瘠山地民众谋生的手段之一。李心传所记录的时期正是南宋初年,南渡政权的约束力有限,关口贸易实际处于十分混乱的状态。现代温州商人在改革开放初期所做的生意,违法也多,盖实民众迫于生计之所为也。


为何走私

当然,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市舶司抽解博买过重。虽然设在广州、泉州、明州等地的市舶司对香药蕃货进行抽解和博买,有一定成规比例,但往往过重。这从宋代朝廷的诏令中,就可以看出当时市舶抽解过重问题较为突出。

绍兴十七年十一月宋高宗“诏三路市舶司今后蕃商贩到龙脑、沉香、丁香、白豆蔻四色,并依旧抽解一分,余数依旧法施行。先是绍兴十四年,时措置抽解四分,以市舶司言蕃商陈诉抽解太重,故降是旨”。

实际上在前文CM discovery channel :宋代香料的“暗网”(1)中我们提到过,有宋一代,抽解和博买的比例一直处于变化之中。譬如北宋初年,负担就相对较为轻省,当时设市舶司主要是管理贸易,主要目的并不是以市舶贸易牟利。

宋太祖于开宝四年( 971) 在广州设立市舶司,但没有明确市舶香药的抽解博买比例,正如《文献通考》卷二十记所载: “是时,市舶虽始置司,而不以为利。”( 卷20,P200)。直至太平兴国初( 976 ~ 977) 才规定: “大抵海舶至,十先征其一,其价值酌( 香药) 蕃货轻重而差给之。” 这里抽解比例为10%,其中“其价值酌( 香药) 蕃货轻重而差给之”是根据香药蕃货贵重情况而进行博买。

CM discovery channel:宋代香料的“暗网”(2)

市舶司官员

这是因为刚从五代战乱中建立的宋朝,还没有体会到贸易带来的滚滚金流是如何诱人啊……稍晚一些,情况就变了。淳化二年( 991) 市舶香药的抽解比例开始增加为20%,《文献通考》卷二十记载: “淳化二年,始立抽解二分,然利殊薄。

20%的到港税,其实不低了。但首先,这里所征收的是实物税,香料到手之后还要面对官僚机构效率低下的售卖,以及各级官吏的贪污和从中渔利;其次,宋廷的冗官、冗费,导致这20%的抽水仅够覆盖市舶司的运营成本。当然……这里也有一个因素是,当时的抽解比较规矩,说抽二分,就是二分,这在后代可就和很难得了。

《宋会要辑稿·职官》记载: “淳化二年四月,诏广州市舶,每岁商人舶船,官尽增常价买之良苦相杂,官益少利。自今除禁榷货外,他货择良者,止市其半,如时价给之; 粗恶者,恣其卖,勿禁。”

这些材料表明宋太宗淳化年间,正是由于“官益少利”,香药蕃货的市舶抽解比例增加为20%。同时,除乳香等榷货全部博买外,其他细良香药蕃货博买比例为50%,而粗恶香药蕃货则不予博买。这时的市舶司,更想是一家国营垄断的商业机构,以攫取财富为第一目的,管理职能只是顺带的。CM discovery channel:宋代香料的“暗网”(2)

进口的乳香,市舶司照单全收,价格由他们自己说了算……这生意哪个傻子会做?

最初所定的宽松原则,给了官员们足够的空间上下其手。官员胡榘指出明州市舶存在类似现象:“窃见旧例抽解之时,各人物货分作一十五分,舶务抽一分起发上供,纲首抽一分为脚糜费,本府又抽三分低价和买,两倅厅各抽一分低价和买,共已取其七分至给还客旅之时,止有其八,则几于五分取其二分,故客旅宁冒犯法禁透漏,不肯将出抽解。“

这时宁波市舶司单抽解的比例,就超过40%,再加上定价博买和给官员的例行孝敬,这海上风里来浪里去得来的利润就生生折进去了,虽然海上贸易得利可十倍,但折损也惊人,遇上季风甚至可能覆没海中,没有商人能忍受这样比例的过税。

其结果就是商人宁可犯法,也不肯抽解。走私于是泛滥。这时,大海上和权贵又会向带头向政府和市舶司“反映民意”,抽解和博买的政策于是再调整。这我们在下一期将会详述。

文:苏星河


近期好文推荐

道理我都懂,可紫光阁卖的到底是什么香炉?

起自嗅觉,回归嗅觉:日本香道源流(5)

风雨兰奢待:关于某读者的隐私信息都在这里(大雾)

干货翻新:漫话奇楠(野生柴爷出没请注意捕捉)

CM discovery channel :宋代香料的“暗网”(1)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CM discovery channel:宋代香料的“暗网”(2)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