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CM discovery channel :宋代香料的“暗网”(1)

CM discovery channel :宋代香料的“暗网”(1)

其实一直有个计划要写一写唐宋时期的香料与社会生活,可是和所有创业探索期的公司一样,本号的计(脑)划(洞)多而落地的少……这也是在工作中亟需改进的地方。

作为资深网民的您一定知道,在互联网世界上有个鬼魅传说,叫做“暗网(deepweb)”。这个传说中由最初的极客创立的网络中,流通这巨额的资金,大量的黑色资源以及不见天日的信息,它是互联网的“月之暗面”,是阳光下的影子。

CM discovery channel :宋代香料的“暗网”(1)

当然,首先这个极度合乎阴谋论设想的“暗网”确实存在,但它的能量恐怕并不像一些人认为的那样,能够帮人飞天遁地。这个世界确实有一些不能见诸阳光之下的信息和物资需要流通,但真正有实力的集团,恐怕不会选择把大部分的实力藏在水下。毕竟能在阳光下躺着,谁会刻意躲进黑暗里去呢?这是不符合人性的……

CM discovery channel :宋代香料的“暗网”(1)

我们在探索沉香历史的时候最常见的疑问是,香料在当时社会生活中应用究竟有多广?这关系到我们对香文化的具体认知,这当然是一个需要历史学科做出更多研究去解决的问题。不过我在这里可以发表一些个人看法:假如以现代社会的标准去定义“广泛传播”,譬如以可口可乐为标杆,那沉香或者说香道可以说从未广泛渗入社会生活。毕竟直到民国时期,我国民众的识字率仍不足3%,绝大部分民众挣扎在温饱线上

但是如果以典籍中出现的频繁程度的标准来看,香料在中古社会生活中的应用却是足够广泛的。

判断一件东西是否被广泛需求有许多标准,我认为最直观的角度之一就是——走私。比如说文玩行当的红白黑,直到去年,仍然有大商家以吨为单位出象牙。象牙禁而不绝,这对于生态圈来说当然是噩耗,可是从另一方面看,说明它的文化影响力仍然是巨大的。这个文化存在,就是广泛的。


当我们带着这样的理念,去看待中古时期的香料贸易,许多认识就会清晰得多了。

中古社会用香料是否广泛,可以从香料走私的情形中推测。实际上,传统的中国史学不大重视经济数字的统计,寥寥数言《食货志》仿佛对经济史的恩赐,哪怕算上“十通”,文献量也远远不够,历史学家无奈只能从笔记等边角料去寻求自己的答案。

比如说,鸦片战争前输入中国的鸦片数量,从我们自己的史籍中就不得而知。今日所以知之者,全赖东印度公司的贸易记录。所谓贸易记录,当然是英国的流氓说法,广州十三行何时有鸦片贸易的配额?这就是走私啊……尤其是在清廷禁烟以后,美国的飞剪船在小型炮舰的掩护下,当着清朝水师的面进进行鸦片走私贸易。这不仅是走私,还是打脸……CM discovery channel :宋代香料的“暗网”(1)

鸦片战争前,输出鸦片的走私船

在宋代,香料贸易并不被禁止,而是属于官方禁槯即试图垄断的贸易品种。宋代人们习惯称天然香料为“香药”,常见的主要有龙涎香、龙脑香、沉香、乳香、檀香、丁香、苏合香等数十种,主要产于东南亚、阿拉伯等地。因宋代社会对香药的消费需求较大,东南亚、阿拉伯等地的香药源源不断输入中国,因而香药贸易兴盛,在宋代海外贸易中占有重要地位。

CM discovery channel :宋代香料的“暗网”(1)

宋代政府十分重视香药贸易,规定进口香药须由政府设在广州、泉州、明州等地的市舶司进行抽解博买,将其纳入政府禁榷经营范围之内以增加财政收入。其中抽解是指市舶司以香药等实物形式向舶商征收进口关税; 博买是指抽解之后市舶司又要按一定价格向舶商收购部分进口香药蕃货。

做生意的大佬们一定了然,市舶司是干什么的?是宋时的贸易管理机构,而贸易管理机构从古至今都是万税万税万万税的,只不过宋朝的海关老爷比今日更有权任性一些,他们不但抽税很随意,而且抽完了成,还要“博买”……

所谓博买,官面的意思当然是由政府收购一部分(或全部)的货物,以进行官方贸易。可博买的价格是政府参考市价确定,也就是说……定价权实际是在市舶司手里的。皇上一旦缺钱花,那这个价格可以是两文钱一斤龙涎香。因此在相当一部分的时间里,博买变成了另一种形式的抽解

CM discovery channel :宋代香料的“暗网”(1)

总体而言,香料贸易所面临的税收压力比较大(包括抽解、博买和商税)……是的,交完实物税还要交货币税,古代的商业税收那比营改增凶残多了。这是催生香料走私的根源之一(注意,只是之一)。

我们习惯于个事情套上一个看似合理的逻辑,重税和乱费催生了走私,这只是产生走私的其中一种模式——实际上,海商,尤其是大型海商集团的势力不可小觑。唐宋海上商团许多是有背景的,比如唐武宗灭佛以前佛教集团就主导了一部分海上贸易甚至海盗的营生,又比如唐代军阀李孝恭家族、张亮家族,也成为大型海上贸易的获利者。

并不是每一个历史时期,市舶司都能鱼肉海商,在海商集团强势的时候,他们会倒逼政府降低税收,停止博买。个别年代,甚至内库都面临无香可用的局面。这就是典型的猫鼠博弈,猫强而食鼠,鼠强一样可以噬猫,一切取决于双方实际力量的对比。封建主义中央集权中,权力是吞金的巨兽,而资本和家族门阀利益一样是嗜血的。

CM discovery channel :宋代香料的“暗网”(1)

宋代以来,广州一直是特殊的贸易港,明清时期更成为中国唯一的对外窗口。1942年英国人所见的广州,鸦片战争实自广州穿鼻海战开始,因为它是中国唯一的窗口和门户。

因此有的时候,走私可能并不是因为政府抽成过重,而仅仅是因为贸易集团需要更大的利益。这在宋代香药贸易中表现为抽解比例的巨大波动,一方面,由于冗官冗费可能政府面临各种资金紧缺的情况;另一方面,海商及其背后的势力不甘于被剥削谋求利益的最大化,双方角力的轨迹清晰可见。

这种角力造成的结果就是,宋代社会生活中的香料名义上是官营(正如食盐),但现实中走私要占据很大一部分比例,而官方也会通过授予度牒等形式,确认某些商人有专营香药的特权。而这些特权商人一边进行合法贸易(定额的),一边进行走私。

香料的黑道和白道,实际上由同一批人掌握。换句话说,掌握暗网的人并不总是公权力的对立面,他们既合作,又斗争,但归根结底是同一个利益集团。我们透过香药贸易,实际可以窥见整个香料贸易的全貌。

而这张宋代香药贸易的暗网究竟如何织就……我们下期接着聊。

文:苏星河


近期好文推荐

道理我都懂,可紫光阁卖的到底是什么香炉?

起自嗅觉,回归嗅觉:日本香道源流(5)

风雨兰奢待:关于某读者的隐私信息都在这里(大雾)

干货翻新:漫话奇楠(野生柴爷出没请注意捕捉)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CM discovery channel :宋代香料的“暗网”(1)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