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探索频道:宋代香药走私贸易(3)

探索频道:宋代香药走私贸易(3)

在之前的文章CM discovery channel :宋代香料的“暗网”(1)CM discovery channel:宋代香料的“暗网”(2)中,我们提到宋代香药走私贸易区域主要在沿海地带,参与走私的有商人、市舶官吏、权贵官僚、沿海民众等。丰厚利润驱使、东南亚诸国与宋代之间经济差异互补、市舶抽解博买过重等诸多因素促使宋代香药走私贸易盛行。

由可见的文史资料推断,宋代政府也试图从法律和制度层面上采取措施打击香药走私活动,但法令和制度的执行者往往成为破坏者,使打击香药走私的效果不佳。自北宋中期以后,市舶司从香药中牟取厚利。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厚利”不止包括《宋史·食货志》和《宋会要》所提到的官方记录在暗的利润,更包括市舶司作为利益集团所得到的分润。

探索频道:宋代香药走私贸易(3)

广州、泉州、明州,自古就是中国重要的贸易口岸,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基点。这种港口格局的成因也不止是天然深水良港,中古中国经济中心南移之后港口辐射腹地的经济状况也对港口的发展起重要的作用。

600多年以后,英帝以炮舰和排枪开埠通商,《五口通商章程》所要求的五个开放口岸就是广州、厦门(泉州)、福州、宁波(明州)、上海,从英国人的眼光中也可以窥见,除了上海的位置得天独厚,由宋而清,经济自由因子更高的中国南方港口贸易格局并没有发生颠覆式的变化。

探索频道:宋代香药走私贸易(3)

南宋海船

而香药的走私贸易,也集中发生在广东、福建、浙江沿海一带。这里有原生香料产地和消费习惯的因素,但更重要的则是港口和市舶司的位置。广州、泉州、明州三地的大市舶司是海外贸易的管理机构,同时也是海商集团渗透的主要目标,它们和海商集团是一体共生的

从宋代政府颁布的一些禁令中,就可以看出这点,太平兴国初年,宋太宗“乃诏诸蕃国香药宝货至广州、交趾、泉州、两浙,非出于官库者,不得私相市易”(《宋会要辑刊·职官44》)。太宗雍熙四年六月“诏两浙、漳、泉等州自来贩舶,商旅藏隐违禁香药犀牙,惧罪未敢将出,与限陈首,官场收买”(《宋会要辑刊·食货31》)。有大量违法,才有违禁声明,这一点古今同理。

探索频道:宋代香药走私贸易(3)

元代海运的航路

除了沿海一带以外,广西沿海和沿边地区因为临近中南半岛,香药走私的贸易量也很大。宋代广西邕州、钦州、廉州等地与交趾海陆相连,钦州、邕州等地设置了许多博易场,可以与交趾博易香药等物。例如钦州博易场“凡交趾生生之具,悉仰于钦,舟楫往来不绝也。……所齎乃金银、铜钱、沉香、光香、熟香、生香、真珠、象齿、犀角”。邕州永平寨博易场“交人日以名香、犀象、金银、盐、钱,与吾民易绫、锦、罗布而去

在正常的博易之外,这些地区的香药走私活动也比较频繁,如绍兴三年十月“广南宣谕明槖奏:邕州之地,南邻交趾……又闻邕、钦、廉三州与交趾海道相连,逐年规利之徒,贸易金香

兴三十年十二月,有臣僚指出当时有人贿赂邕州管下官吏,拐卖人口,窃近交趾,走私博买杂香、朱砂等物。可见广西沿海和边境地区是宋代香药走私活动较多的一个区域。


海南地区。海南地区盛产沉香、蓬莱香、笺香、丁香等,因而商贾多博易走私香药,如《诸蕃志》记载海南“故俗以贸香为业。土产沉香、蓬莱香、鹧鸪香、笺香、生香、丁香、槟榔、椰子、吉贝……其货多出于黎峒。省民以盐、铁、鱼、米转博,与商贾贸易。泉舶以酒、米、面粉、纱绢、漆器、瓷器等为货,岁杪或正月发舟,五六月回舶”(《诸蕃志》)

在古代理念中,海南沉较安南等地更为珍贵,有许多官吏走私强买沉香:(嘉泰四年八月)臣僚言:计海南四州黎洞地与南蕃相望,有所谓茅叶沉香,黎人得之甚艰。买者传以为珍,一路士夫竞嘱四州收买,或差人入洞强买

探索频道:宋代香药走私贸易(3)

熟结

至道元年六月“市舶司监官及知州通判等,今后不得收买蕃商杂货及违禁物色,如违,当重置之法。先是南海官员及经过使臣多请托市舶官,若传语蕃长所买香药多亏价值”(《宋会要辑刊·职官》)。

宋会要指出,诸道官员强买海南香料,导致诸蕃官长的香料贸易出现亏损,这样的情况下想要遏制走私,无异于天方夜谭。政和三年七月宋徽宗下诏重申:“今后并不得收买蕃商香药禁物,如有收买,其知通诸色官员并市舶司官并除名,使臣决配,所犯人亦决配。”(《诸蕃志》)


现在的历史学界,研究历代敕令蔚然成风,但一个不大合适的趋势是,纯以文本推断当时社会的实际情况。其实学者们心里都清楚,以中古的常态而论,政府的政令和决心未必是相符的,只不过繁重的科研任务往往逼着他们指鹿为马。

在香料走私这个话题中,这个论断依然适用。政府表现出了禁止泛滥的香料走私的愿望,但实际上收效甚微。这一点也是官方极不愿意看到的。

《宋史》称:“宋之经费,茶、盐、矾之外,惟香之为利博,故以官为市焉。”——但宋代香料“暗网”的存在,使宋朝政府不得不放弃这一高利润的收入来源。甚至于皇帝也亲自 提及了这一点,哲宗就指出:“以户部言私香盛行,课额亏欠”

市舶司收入的缺失,也进一步加剧了宋代社会本身的痼疾,冗官、冗兵、冗费,宋廷宛如沉疴患者,而香料及其它贸易走私则如同入侵的其它病毒,加剧了社会矛盾的集中爆发。香料这个社会生活中的小物件,通过这样的路径深刻影响了整体社会生活。

文:苏星河


往期好文推荐

无问西东——把这一年晃荡游走的匠人情怀收束在木盒里

沉香窨藏:沉香基础问答(2)

即将消逝的香气——红土沉香的终极秘密

穿越云烟来见你——朋友,七彩神龙了解一下?

起自嗅觉,回归嗅觉:日本香道源流(5)

立春:江纸一封书信后,绿芽十片火前春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探索频道:宋代香药走私贸易(3)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