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惊蛰:一看桃花自悠然,几重烟雨渡青山

惊蛰:一看桃花自悠然,几重烟雨渡青山

惊蛰三候里,头里一句就是“桃始华”,然后才是“仓庚鸣,鹰化为鸩”。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夭夭”,是灿烂明艳,“灼灼”,是花开鲜明灼人眉眼。桃花在这短暂的春情里,燃烧着最放肆的千娇百媚。没有羞赧,没有隐忍,只顾在人间撇下一身烂漫芳菲,醉成乱红飞雨。

 

惊蛰:一看桃花自悠然,几重烟雨渡青山

桃花最有名的故事,除了诗经,还有题在门扉上的“人面桃花”。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春光与风,桃花与女子。崔护的故事藏在这四句诗中,细腻又完整。

从与这桃花与女子的惊鸿一面,到不见女子,只留一树桃花懒倚微风,笑着诗人的的孤寂与失望,戏剧又多情。

 

惊蛰:一看桃花自悠然,几重烟雨渡青山

似乎从这儿开始,文人墨客赋予桃花的意义,就再难逃开错过与别离的悲叹,再难逃过早夭与娇弱的宿命。

浓浓春意全湮没在了刻骨铭心的记忆里,朱颜辞镜花辞树,最是人间留不住。

 

媚香楼的暖阁里,琵琶声悠悠,香扇桃花绣。

十里秦淮烟雨重重,盛庭华诞灯花如火。侯方域与李香君,一个是风流倜傥的翩跹少年,一个是秀美玲珑的妙龄女子,碧草柳花帘前舞,白鸟飘飘,绿水滔滔。

 

惊蛰:一看桃花自悠然,几重烟雨渡青山

本是一出能得团圆的好戏,可惜国仇家恨、大义气节却要系在一女子身上。

香君为情为义苦守侯郎、怒斥权贵,称得上“义”。那时的柔弱女子且以性命相搏、守护原则与大义,士大夫反而罔顾为人气节、准备随时改换门庭。

 

惊蛰:一看桃花自悠然,几重烟雨渡青山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李香君唱起曲子,惦念尚在天涯的侯郎时,可曾想到过最后秋水长天人过少、桃花命薄扇底泪的光景。

 

从崔护的错过,到孔尚任的哀怨悱恻。过去与现在、爱与被爱、理想与现实,对乌托邦的信仰与追寻,也被迫折服在破碎的无奈中。而桃花这个意象,又让诗话间的红尘情爱显得更美好又易碎。

 

惊蛰:一看桃花自悠然,几重烟雨渡青山

春季不过三四月,微风留处花瓣悄然飘落。

时光纵横你我,从繁盛美好、海清河晏到零落成泥、香消玉殒,不过须臾刹那。

最初哪怕是“青溪尽是辛夷树,不及东风桃李花”般飞扬骄傲,最后也敌不过“暮雨入画将离愁,绘入这纸深秋,将那陈词也唱出了新愁,那日你折尽长安柳”的缱绻哀愁。

 

早知这红楼旧院,会触起闲情柔如草、搅动新愁乱似烟。如此绊人心,不如不相逢。

文/李沉兮

图/悠品沉香 网络


往期好文推荐

即将消逝的香气——红土沉香的终极秘密

无问西东——把这一年晃荡游走的匠人情怀收束在木盒里

翻新:来自某资深海归的沉香入门问答(1)

山音与湖相表里:日本香道源流(3)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惊蛰:一看桃花自悠然,几重烟雨渡青山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