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一,捕捉宋瓷的“骨相”

做这个策划的时候,司空墨问了我一个问题:“鬲式炉的器型是怎么来的?”……我愣了一下,果然人感冒了思维就会显得深邃一些。鬲式炉的器形无所谓“怎么来的”,石器时代,当我们的文明在童蒙时代睁开记忆之眼,“鬲”这个器物就摆在眼前如果非要说来处,那它从文明的原始记忆中来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河南鹤壁刘庄遗址出土陶鬲,公元前2800年左右

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出土陶鬲,三足中空,与器身相接,与后世鬲的形状有所不同

鬲与鼎,是一对很有意思的器物。上古“绝地天通”以后,社会物质线程(生产)与精神线程(祭祀)处于一种时而纠缠、时而分离的状态。鼎从一个承煮肉食的器物,逐渐演变成礼器的核心、王权的象征

 而同样以三足器为主的鬲可以认为是鼎的另一种样式,主要用来盛煮谷物。在“大礼器”的竞争或者说“竞标”中鬲未能取得优势,最终的文化地位与鼎天差地远。但在上古鼎与鬲基本是一体的。在祭祀权最初形成的时候,有以鼎为大礼器的文明(良渚),有以鬲为大礼器的文明(鬲方),二者虽有偏差,但所承载的意义大抵一致。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国家博物馆藏饕餮纹青铜鬲,足的比例不再那么显眼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陕西省博物馆藏四足青铜鬲,是典型的青铜礼器形制

 民以食为天,在商周时期,青铜鬲同样作为礼器存在。承载食物的部分和敞口代表天,而中空的三足和鼎一样,代表稳固的大地—食物的香味用以祭祀牺牲,在文化本质上和燃烧香料是同构的。民间至今习惯把鼎直接叫做“香炉”,正是因为它作为祭祀器的形象深入人心。燃香本身也可以理解为是上古繁琐祭祀的一种简化,借助飘渺烟气乞求和上天、神祗、先祖灵魂的沟通。

 这对鬲来说也是一样的,邻居见到您手里的鬲式器绝不会说“哎呀,买了个鬲啊?”,而是统一问:“请了个香炉啊老王?”。所以不存在“为什么要做鬲式炉”这种问题,一以贯之的祭祀器形象,决定了自三代而下,鬲天然就是香炉。


中国的香文化盛于唐宋,两朝香具各有特点,我们的“中国香具发展史”系列很快也将延续到宋代。大体而言,宋人对器物的追求雅致、素净、柔和,但在温柔的素色外壳之下,宋器有一种坚硬的“骨相”,正如那个时代的人文精神一样

宋代就是这样别扭而美的时代,它是文人的盛世,也是文人的战国。温润如玉的外壳之下,有的是料峭遒美的骨质。女真有骏马弯刀,猛将如云,汉人有凌霜傲骨,文臣如星。正因为军事、政治上的孱弱,宋人在精神上格外追求一种“骨意”:可玉碎,不可瓦全,宁折而不可弯。

 这种“骨意”成就了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成就了绝食而死的谢枋得和他的“十年无梦得还家,独立青峰野水涯”;还有背着末帝投海的陆秀夫、画兰无土的郑思肖……无不是骨意外透,外柔而内刚。

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郑思肖花兰无土,象征国土沦丧。一国之香,一国之殇,怀彼怀王,于楚有光。

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徽宗瑞鹤图

反映在器物上,这种“骨意”的表现形式之一就是拟古。选取古器形制,又将器物做出宋代风格,这样器物既有文化盛世的温柔婉转的风神,又有不屈不折的意蕴,这就是宋代瓷器的“骨相”

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大英博物馆藏宋代鬲式炉

但同时,宋器又有自己流畅温婉的独特美感。杨万里诗云:“琢瓷作鼎碧于水”,九龙沉香博物馆复刻的这个鬲式炉,则是“琢瓷作鬲”了。在前文无问西东——把这一年晃荡游走的匠人情怀收束在木盒里中也提到,为了制作这个炉子,柴爷找到了浙江龙泉的90后匠人杨盛侃,花了近一年时间,反复琢磨香炉的外形,打样——修形——再打样,周而复始,最终确定了这批鬲式炉的形制线条。

 宋器之风神,在于圆润,素净;宋器之骨相,在乎刚柔相济,骨意与文气相表里。我们花了一年的时间,就是为了捕捉宋器的骨相。这一年的时间并非没有意义,正相反,柴爷和我们都认为花在这个炉子上的时间意义不可估量——因为我们从杨盛侃身上,看到了真正的匠人基因


2.梅子初青,琢磨匠心 

即使耗费一年时间来修形,我们仍然把这批炉子视为“工程小样”,以为它距离大家心目中的“完全体”还有一段距离。宋瓷的神韵,仍未能完整地展现

炉子的原型是柴爷偶然得到的南宋时期小梅窑青瓷鬲式炉。在业余收藏领域,小梅窑几乎是龙泉瓷最高水平的代表,它的“紫骨青釉”也符合古籍对于哥窑的正统描述(至于后来流行的“金丝铁线”,最早见于清乾隆年间的《南窑笔记》,原文说的也不是哥窑,多半只是后世对传世哥窑的某种误会罢了)。

 小梅窑薄胎薄釉,却有厚重莹润的质感,更兼开片灵动自然……毫无疑问使它工艺繁复,成本高昂。窑址中有大量直接打碎的瓷片,却鲜有完整器,更反映了它的烧制几乎没有任何成本意识。换言之,基本可以断定它是专供官家乃至皇室使用的窑口。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原型器的线条与骨意,盛侃已然模拟出八九分,但釉色就不同了。盛侃是个很诚实的工匠,他对于复刻小梅窑的釉色与开片质感只说了六个字——“现在做不出来”。

 我们知道这一定不容易,单单为了更好地再现宋代龙泉瓷的“出筋”,杨盛侃打样的次数已经记不清了。考虑到仅仅依据图片难以复制出器形,柴爷还专门派人带着原器飞往龙泉,方便盛侃复刻。这是摸索,也是学习。相信我们最终能够完整地复刻出宋器的神韵因为不仅青瓷需要琢磨,匠人也同样需要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另一件龙泉窑南宋鬲式炉,出筋明显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德清市博物馆藏南宋青瓷鬲式炉,它走圆萌路线,不似九龙沉香博物馆藏品般有骨意。

 能够沉下心来反复打磨修改一件器物,修正的也不止是器的骨相,更是匠人的魂骨。假以时日,工匠本身的心境与风神,也将由内而外从器物中透露出来,那时候,匠与器的风神就是一体的。他们的风骨与神韵,终将相互成就

当今龙泉青瓷的定价体系中,除了质量以外,资历也是重要标准。柴爷收过大量毛松龄的器,也买了不少周华、陈卫武等当前名匠的物件,见证了他们的作品从数百元一只涨到数千乃至随便上万,他自己的说法是在这个领域“打了十几年酱油了”。这位资深酱油党无比看好杨盛侃的未来。原因之一就是盛侃耐得住性子,对制器有所追求。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杨盛侃香炉淘宝价格在1800以上,如果按商业价值计算,他和我们合作这个鬲式炉显然是卖亏了,但他最终还是同意把价格做得足够低。这恐怕因为在他的意识中,这款炉子终究是个未完成的作品——换个说法则是,他早晚有一天会完整复刻出小梅窑的骨相与风神。

 在这个浮躁的时代里,罕有匠人愿意在订货数量不明的情况下对一件瓷器反复打磨,似乎根本不计较时间和物料的损耗;罕有匠人在数次打样被否之后,不但没有恼怒和不耐烦还能为如何修型和我们进行热火朝天的讨论……我想这里的原因也很简单,纯是认真和热爱,仅此而已。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我相信,复刻古器,无不是由骨相而风神。我们说捕捉宋瓷的骨相,其实不仅在于外形究竟相似到了什么程度,更在于以古为师,反复琢磨修改的过程中,一步步接近了宋时工匠的精神与心境。在反复修型的过程中,去体会它的神韵,最终会帮助我们完整地复刻出古瓷的神韵风采,这就是魏晋文论中常说的,由骨相而风神。

也正是杨盛侃对于青瓷这种骨鲠的热爱,让我们看到了这件器物的不可复制。工艺的难度总有尽头,材料也不存在永远的秘密,但投入的时间和热情,冰雪中难凉的热血,这些岂可复制?

 真正不可复制的不是技术,而是器物中所蕴含的,工匠的心魂。

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况且即便是“未完成”,它依旧能打。整尊复刻鬲式炉比例匀称、朴素大方,出筋既能填白,又雕琢出整体器形的骨意与气质。宋器之形,十得其九。只是因为仿制难度过高未能采用铁胎釉,完整复刻古器罢了。

杨盛侃在熟悉的朱砂胎上做出经典的梅子青釉色,莹润剔透、苍翠欲滴的釉色有着如玉的特质。他通过控制气压和闸板,在1285度的窑炉中增加釉面氧化程度,使釉色温润灵动。釉中出现的大小气泡,则是南宋官窑的“聚沫攒珠”,更增釉面的生气。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出筋的线条流畅和骨意兼具

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相比之下,淘宝上可以随手搜到一批仿制器,价格是真的不菲,但形状与质量嘛……柴爷的原话是“审美是硬伤”。我犹豫过要不要这么mean的一句搬上来,不过柴爷又说了,他们都敢卖,说说怕什么呢……

好吧,有图有真相。事实如何,大家都看得到,也不需要多说什么。

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淘宝某“收藏品”鬲式炉 


3.器里中国,风霜千载

香炉作为宋人重要的文房器,讲究袖珍,最好能够单手把玩,如果需要双手,那就是手捧炉了。为此,我们在复刻时特地将原型又缩小了一个型号,器高约4.5cm,炉身外径最大处7cm,成人可以轻松地单手把玩。小器薄胎,器物的烧制难度,也因此大大增加 

我特地找了博物馆手最小的妹子来当模特,小只到看起来和小学生没什么区别……手里塞一个鸡蛋都似乎拿不下,但是把玩这个炉子还是没什么问题~ 

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把它做小,背后却是一个大题目。如果只是想复刻小梅窑的器物,其实大可以让杨盛侃手制,一件几千几万的成本,多试几次总是能复制到九成九相似(何况已经有原件了,现代复刻有什么意义?)。柴爷不想要一个现代手工艺术品,要的是可以大量复制的东西。因为他所追求的是把自己喜欢的东西传播出去——或者可以换个说法,是将宋时的骨意与风雅带进更多人的生活 

这里的意思和做沉香是相似的,真正需要传播的是生活方式,是新时期里的古典东方美学。这也让我想起一个古老的讨论——何谓华夏?梁启超先生曾引《春秋左传正义》说,“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故称华。”或者我们可以这样解释,华夏是一种生活方式故孔子云: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不论血统如何,如果你以中国的方式生活,那就是中国人。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最终,我们从这个未完成的“工程样品”中收获的,应该是一种新时代中东方生活美学的复兴。董仲舒献给汉武帝的倾世美人,是他雕琢中的新儒学。我们同样把这批次的复刻鬲式炉,视作一名尚未长成的稚女。 

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今日它仍是一件未完成的作品。即使这个未完成已经惊艳,这个未完成荡气回肠。有朝一日,待它风韵完整的时候,必是倾国倾城~届时它所承载的,将是完整的东方美学。千载风霜,器里中国——我想这就是今日我们提倡匠心最深层次的目的,因为那些器物所承载的是文化的本体,“中国”的精神意义。

今日梅子初青,它朝器里中国。首批次工程样品限量50,试水价为699元. 

山樱无人梦魂倚,请君暂为光源氏,粉雕玉砌洛丽塔,限时预购。 

识别二维码进入购买页面

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往期好文推荐

无问西东——把这一年晃荡游走的匠人情怀收束在木盒里

沉香窨藏:沉香基础问答(2)

即将消逝的香气——红土沉香的终极秘密

穿越云烟来见你——朋友,七彩神龙了解一下?

立春:江纸一封书信后,绿芽十片火前春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