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五四:许时代以热血,许民·族以光明

五四:许时代以热血,许民·族以光明

谨以此文中无数·····纪念为试验敏感词而逝去的时间;

谨以此文字怀念当年那些拥有鸿鹄(音浩)之志的年轻人们。

 

昨天晨会的时候,柴爷来打了个酱油,在销售部和二总汇报一堆上线计划和包装打样进度以后,火柴老师开口说的是:“我这几天试了一个办法,可以让壹号的品质提升30%,更干净,更清澈,更有‘水’的感觉……回头买几件库尔勒香梨回来,要好的,这东西确实有用”。然后掏出两根香让我们闻……当时我们都是懵·逼的,这哪儿跟哪儿啊…不是聊小盘香呢嘛?!

 

不过想想也是这个道理,神游的时候谁也拉不回来,所以柴爷这种人才能说“信我者,闻好香”,而我们不行。

五四:许时代以热血,许民·族以光明

 

联大时期有个段子,某日闻一多去找顾颉刚借点钱周转,顾先生一边掏钱一边问:“元人说,夷狄入中华则中华之,你说中华究竟以血统立还是以文化立?”。然后两人兴致勃勃地讨论起来,最后闻忘了把钱拿走。

 

曾经看过顾颉刚先生的学术笔记,他的文字和研究,始终清澈、纯粹而不张扬,恰如他本人的清冷风骨。曾经他和傅斯年好得蜜里调油,但在抗战风雨飘摇之际,傅斯年以一贯的激进炽热的态度主张华夏以血统立,顾颉刚却始终冷静地站在陈寅恪、吴晗一边,认为中华以文化立。二人的关系为此几近决裂,傅斯年认为学术当为救亡而变,但顾颉刚不认同。一就是一,而就是二,兰克主义”史料即史学“的冰冷原则是刻在顾先生骨头上的。

 

但无论顾颉刚、傅斯年还是罗家伦,他们的风格或许各自不同,但都比一般人多了一种气质,就是纯粹。没有个人利益,没有金钱关系,没有权力争执——这也是近百年前“五四”的气质。

 

 


 

时值五·四运动99周年纪念。即使是当时的参与者也未必能想到,它会是整个近现代史的分水岭。多年以来,对它的赞美无以复加,中国以1919为现代史的开端——一场文化运动成为现代的时间原点,其它任何国家的历·史上都没有如此形而上的时代标签。以五四,国人的思想从此不同,气运因而扭转,即便国家依旧积贫积弱,军阀仍旧相互征伐,但中国确实不同了。

 

五四:许时代以热血,许民·族以光明

同时,对它的非议也层出不穷。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和立场出发,试图证明它是“被神·化,被高估”的。从“砸·碎一切,遗·毒无穷”,到“没有晚·清,何来五四”,再到“救亡压倒启·蒙”……其中当然也有客观和有价值的思索,但在我看来,更多的是精致利己和踩在时间陈迹上的优越感。

 

正像先生所希望的那样,在那个波澜壮阔的时·代里,有一群青年人试图摆脱冷气,只向上走。他们以热血赤忱去救亡,生死之际,谈何压倒启·蒙?他们以昂扬的姿态去战斗,这是赌上了原本能够顺利以精英姿态进入社·会上层的所谓“前途”的,这又岂可以单纯幼稚论之?

 

由天上看见深渊,于黑暗中看见光明,去发自己的光与热,不必等待炬火,如若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和热,这个民·族方能从无所希望中得救

 

五四:许时代以热血,许民·族以光明

作为五四的策源地,北大与有荣焉。当年的学子确实是立鸿鹄(读浩)志的。

最容易的事就是在事后冷笑着评论说:“那些人都是幼稚的炮·灰”。可若是没有炮·灰,这个国·家真正是“老大帝国”,没有生气和希望。正因为有了这些看似幼·稚的年轻人,梁任公所期许的“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的少年中国,才有出现的可能——其实被鄙薄的“暴·运”是很难的,别人不敢,别人做不到,别人躲在阴冷的屋子里瑟缩和抽大烟。他们不愿意,所以他们去做了。

 

何况那一群人,是中国历·史上少见的学兼中西,有学识、有胸怀,有独·立思想的人。如果说他们“被煽·动”,那也没错,可因公理而激愤,被民·族命运所鼓动,何错之有?五四在文·化变革上的过激,是出于矫枉过正,力度稍一衰减,唯恐旧文化获胜,这在历·史局限下未尝不是“最优解”。以后的事自有后人来矫正,要求先辈解决好一切的问题,实是当代文·化人的无能

 

这是中国第一场真正改变国·家命运的文·化·运动,它有缺陷,它不成熟,原本就是题中应有之义。瞿·秋白在未来说过,“绝不能望文生义的去解释他。中·国民·族几十年受剥削,到今日才感受殖·民地化的况味。帝国主·义压迫的切骨的痛苦,触醒了空泛的民·主主·义的噩梦。学·生·运·动的引子,山东问题,本来就包括在这里。工业先进国的现代问题是资·本主·义,在殖民地上就是帝国主·义,所以学生运动倏然一变而倾向于社·会·主·义。”

 

瞿秋·白有盲动的问题,可他无疑深刻地了解五四的文化本质。它真正是中国现代一系列变化的开端和引线,1918庶民·主·义的引入、19·21大会、国民革·命高潮的来临以及它迅速的左·倾·化、南昌起·义……这一系列事件应当串联起来看待。中国的命运,于此时悄然转向。

 


 

不是什么人都能转动命运的轮盘,最初的五四因为青年人的热血而少了功利,它砸·碎一切旧藩篱的作风带来了不少的问题,却也是它成功的保证。

 

最近看了某校友的公开信,说小米的目标是“许商业以敦厚,许科技以温暖,许民众以幸福”——商人都骗人,但这几句写得真好。不止是一个公司,我们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也曾因这样的愿景而改变。

 

今日庙·堂喜谈“中国·梦”,那什么是中国·梦呢?我觉得雷大佬所说的愿景,与这个梦正是同构的。做自己能做的事、愿意的事,然后做到极致。可是调香,可以使画画,可以是深山之中的九·院当科技的“破壁者”,当然也可以在无数平凡的工作和生活中,去实现令自己欣喜的进步。

 

假如说沉香博物馆可以为这个梦做什么,我想正如我们在之前无数次重复过的那样,就是推动香作为古典美学与生活方式重新活跃在现代生活中。具体的方式对火柴老师来说,就像他在晨会上谈的那样:做好香和一直做。其它勤杂工作,都会为这个中心服务。或者我们也把格调起高一点,许一个复兴大国香文·化的愿景:许生活以馨香,许云烟以意涵,许文·化以风雅。

 

1919年5月4日,一场旷日持久的变革始于巴黎和会,终于国·民觉·醒。那时有一群人,许国·家以热·血,许民·族以光明。即使时过百年,至少在这一天,请记住和崇敬。

 


 

往期好文推荐

银月金台,盛唐夜唱:香囊小史(4)

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沉香窨藏:沉香基础问答(2)

即将消逝的香气——红土沉香的终极秘密

穿越云烟来见你——朋友,七彩神龙了解一下?

立春:江纸一封书信后,绿芽十片火前春

赞(4)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五四:许时代以热血,许民·族以光明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4

    感谢分享!!!

    匿名2个月前 (06-04)回复

九龙沉香博物馆-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