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碧艾菖蒲繁花隐,十里听香草木深(上)

碧艾菖蒲繁花隐,十里听香草木深(上)

 

公众号迁移之后,接着新年“开箱”的机会,“九龙沉香博物馆”公众号谈过一些关于博物馆的愿景。(详见那天在雨林里闻到的万千星光——柴门2018开箱之作,1801奇楠线香)。大体而言,这座小博物馆想要做的“大事”,是复兴曾经存在于中国人生活中的嗅觉风雅,让香文化重新成为社会生活的一部分。

 

同是在那篇推送中我写过,我们的工作不必囿于馆藏,令人惊叹的藏品不必在九龙滨江,所有人案头心爱的香器都是值得传播的“文化”;最好的香不必出自柴门,古方、新法,一切香友试制的方子,都构成香文化的肌体;最酷的沉香玩家也不必非是西贡火柴,可以是其他任何人。聚人人以成众,集合春水而润泽。九龙沉香博物馆愿天下香友,人人都是西贡火柴”。

 

 

碧艾菖蒲繁花隐,十里听香草木深(上)

 

这不是说说而已,我们是认真的。从现在起,九龙沉香博物馆将陆续向大家介绍一些我们认识的调香师。正如之前的文章中说过的,现代香道中,所有人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无论是同行还是爱好者,唯有大家切磋砥砺,相互提高,复兴香文化的愿景才有实现的可能。

 

前不久,柴爷通过我们不知道的途径认识了一名调香师(贵圈还是神秘……),拿回了一部分合香样品以及一个调香师培训课件——“你们都应该学一下”,这是柴爷的原话。

 

 

碧艾菖蒲繁花隐,十里听香草木深(上)

 

刘宁(网名“十里听香”),现居长沙,调香师。2006年起接触沉香行业,先后学习传统中国合香(包括香料药性、炮制、藏药、回药及中药等),对西方香水、精油的工艺也有所涉猎。2016年筹备自建工作室“十里听香”,传播中国传统香文化、调制手工香品、承接传统文化活动。

 

柴爷因为个人和朋友圈兴(土)趣(豪)的关系,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单方沉香上,相对来说,在合香方面投入的精力就会少一些。而传统合香因为其包含材料的广泛、炮制工艺的多样、古今环境与审美的差异等因素,其制作千头万绪,其内容浩如烟海。现代人对合香的了解程度,也许只比茫然无知好一点点。

 

 

碧艾菖蒲繁花隐,十里听香草木深(上)

 

古代资料也许并不晦涩,但因为中国古代文人叙述方式的原因,今天我们其实难以从中窥见更多的工艺细节。早在上世纪50年代,英国人李约瑟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中就指明过这个问题,中国古代工匠传统与记叙传统是分离的,实际掌握操作细节的工匠依靠口口相传的师徒制度,而掌握文献话语权的知识分子在记述过程中往往缺乏客观细节和工匠精神,而更倾向于用儒家或别的神秘主义理论解释所有事物,为它们添加寓意和教育价值……

 

 

碧艾菖蒲繁花隐,十里听香草木深(上)

李约瑟

 

就以我们如今熟知的“君臣佐使”体系而言,我们所有人对它的了解其实都是建立在猜测和探索的基础上的。合香的“君臣佐使”与中药配伍的方式有何异同?《神农本草经》提出的“君臣佐使”体系在合香的过程中,是否真实广泛地被实行过?如果它真的是被实行的标准体系,为什么所见香谱中只是罗列药材和炮制方式,却不明确指出何为君料,何为臣料呢?

 

这些疑问的解决,仰赖的是我们尚未解除的资料,同样也仰赖调香师在反复实践中积累而成的经验和直觉。以我自己的专业(历史)举例的话,就像唐代文献中大量出现的“均田制”即政府向农民授田的制度,直到1990年代“大谷文书”被广泛释读以前,一直都被人怀疑究竟是文人设定的理想制度,还是真的广泛实行的田亩制度。直到西域的行政文献从新疆出土并公开,争论才尘埃落定。

 

调香也是一样的。我们未见的文献证明之前,许多人的对传统合香的认识其实都是立足于经验和部分文献的猜测。“十里听香”是如此,西贡火柴也是如此,只不过他们所做的功课、接触的香料、调香实践的次数比一般人多一些罢了。

 

碧艾菖蒲繁花隐,十里听香草木深(上)

“十里听香”在工作中

 

结合历代文献和长期的探索,调香师“十里听香”总结出一套符合自己认知的合香方式,也阐释了自己所理解的合香理论。比如他对合香“君臣佐使”体系的认知,就颇得同为调香师的西贡火柴赞赏:

 

 

碧艾菖蒲繁花隐,十里听香草木深(上)

碧艾菖蒲繁花隐,十里听香草木深(上)

碧艾菖蒲繁花隐,十里听香草木深(上)

部分合香课件


而我个人特别欣赏他对宋代“
文人香”的一个解释。他在课件中指出,宋代士大夫出于儒家价值的理解,所追求的香味会更强调“清丽闲远”、“烟味清严”,换言之,辛辣、寒凉这些体现文人品性高洁的“脱俗”气味会更符合文人香的品评原则。这不仅和现代人的普遍审美不同,与当时的市井审美和贵族审美也是不同的。

 

 

碧艾菖蒲繁花隐,十里听香草木深(上)

部分合香课件

 

而宋时与现在的市井审美,其反差其实没有我们在对照香谱的时候感觉的那么大。都会更偏向甜凉、花香和果香等更“俗气”的味道。而皇室则倾向更奢靡珍贵的香材,不纯以气味为美。

 

碧艾菖蒲繁花隐,十里听香草木深(上)

 

我认为这种文人审美与世俗审美分离的认识是可贵的,符合当前社会史和思想史对宋代的想象,也符合新史学对历史叙述的趋势。当然,也有可能我们所有人都是错的,在内藤湖南所谓的“唐宋变革时期”以前,汉魏时期的香方也好零陵、金颜等“重口味”的香材,当时的人文环境又与宋代不同。可能宋代“文人香”的审美是来自更久远的习俗传承,可能古时的香材气味与我们今天所认为的不同,同名异物,又或者有别的原因在里面……

 

但香道不就是这样么,先有了“我认为”,才有机会与同行、香友们一道切磋琢磨,每一次对或者错,都让我们离真实更近一点

 

每一个“脑洞”和猜测,每一次集思广益,都帮助我们在探索的路上前进一点点。未必“十里听香”就是对的,也未必西贡火柴就是对的,但他们的经验和想法,对我们普通人来说,无疑都是宝贵的知识。只有吸收他们的认知,我们才能渐渐了解香道是什么,才能最终提出自己的质疑和猜想。

 

 

 

“十里听香”老师为我们带来的第一个香方是关于端午的,它有些什么内容,承载了怎样的意涵,会是怎样的味道——这些我们下回分解,如何?

 

 


 

往期好文推荐

香囊小史(6):寄与东风赠所思

香囊小史(5):花月春江,潮生海上

银月金台,盛唐夜唱:香囊小史(4)

梅子初青,器里中国——这件“未完成”的香炉为什么要用抢的

沉香窨藏:沉香基础问答(2)

即将消逝的香气——红土沉香的终极秘密

穿越云烟来见你——朋友,七彩神龙了解一下?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碧艾菖蒲繁花隐,十里听香草木深(上)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4

    相当不错的。一直关注了!

    匿名2个月前 (06-04)回复

九龙沉香博物馆-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