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认识崔有些年头了,最开始,他玩古珠,一串珠子就是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和历史,挂手腕上,喝茶时候很好的谈资,也能学到不少知识。

后来,崔开始钻研茶叶了,在N年前,每次去上海游荡,回来后都要倒时差,中午起床去茶城附近吃小笼包,然后开始试茶,晚上简单吃点,甚至不吃,继续试茶,从大红印到当年压的崭新青饼,每晚都在曹总的地下室里混到三四点钟才能散伙,回到酒店基本睡不着,日复一日,最长的一次是十五天,以至于这帮哥们每天上午都互通个电话问:“火柴走了没有?”

在我自以为把茶叶搞的半懂不懂之后,我决定还是放弃茶叶的收藏,只是挑了一些90年代至2004年之前的干仓生茶够自己喝的,然后就基本不再买茶了,我只能把有限的精力和财力放在沉香上。

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年我们喝的茶,很多价格已经翻了十倍,一片数万数十万,甚至过百万,当年就很吃力,现在就更只能蹭着喝喝了,我确实佩服崔在老茶这个领域里消耗的心血,精力以及财力投入。

最近,崔用主业赚的钱买了个写字间,布置出一个茶空间,有茶,有家具,还有些古物,精致简约。

那天开了一片89年的8582,崔说,用静香的壶煮水,泡8582会更甜,我虽然喝不出来静香的银壶和其他银壶对水质影响的区别,但是用几十万一把的壶和几万一把的壶煮水,至少茶人的气场会是完全不一样的吧。除了杨大人御窑烧出的新杯子外,崔喝茶的杯子基本都是宋元时期各个窑口的标准器,一不小心,又掉入杯具这个深深的大坑里了。

最近大家都在和单一麦芽,其实这个和生茶很象很象的,可以存,并且越存越好喝,喝完茶后,崔一口气开了一排单一麦芽对比香气口感,最终还是轻井泽和波特艾伦最好喝,意犹未尽的,带去酒吞配三文鱼腩。那天,下午到晚上,我们喝了至少一公斤,居然没有多,清醒的回到酒店,一觉无梦。

 

最后,我,是来学习的。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老友记之沪上望山堂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