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谈到名贵的香料,大家脑海里闪过的,既是檀香,麝香,而提及沉香,绝大多数人会茫然的看着你。。。是啊,沉香历朝历代都是王公贵族专享奢侈品,民间怎么会普及呢?不要说见,连听说过的人都很有限。

      初识沉香者的第一印象,无外乎两点。

      价格昂贵、在宋朝就是—-一片万钱,基本等同与硬通货,俗称木黄金,比现在的钻石变现要快。足见其珍贵,即使是现在,也绝不是单单用钱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气息沉着,只需焚沉一片,一触即入其境,透过你的肺,到达你的心。而这些只是初窥门径之道,中国焚香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汉朝,其中博大精深,穷极一生或许都难得其真谛。

       佛陀说,无常才是“常”,生命的轨迹,往往会因无常而成为常。最开始接触沉香是2002年雨季的一个下午,西贡堤岸的一个私人宅子里,几个日本、台湾、越南朋友,除了茶具之外,还有一套精致的汝窑香具,茶是台湾人带来的乌龙,我认识,可那木片上切下来放在香炉里熏的香,味道纯净而透明,直接影响到当时的气氛,让所有人为之影响,都不自觉的安静了下来,虽一直难以忘怀,却一直无缘知道是何物。

       那一年春节回国探亲,与友人喝茶,一老哥信佛,是九华山某肉身殿主持的俗家弟子,席间问及我在越南找到”奇楠沉香”的幸事,顺便让他也可以沾点光。

       隐约记得张爱玲似乎写过关于”沉香”的文字,一直觉得小资和女性化,当下并未在意,只是偷笑而过。。。

       工作原因,我一直在越南东奔西跑,从最北的老街到最南的金鸥,车轮几乎碾过越南的每一个角落,因为还兼给中文版的NATIONAL GEOGRAPHIC TRAVELER做驻地摄影师,工作之余喜欢深入的了解当地的民俗风情与风景,在很多次旅途中,象牙,砗磲,红木类到是不少,但一直没有遇到所谓的”奇楠沉香”,甚至连我的翻译也翻译不出来…渐渐的就忘却了这件事情。。。

      又是一年过去,岘港的一个代理商安排我们我去惠安玩耍,才有缘与”奇楠沉香”一见,在惠安的一个老宅子里,他的朋友神秘的从柜子里拿出一小节贴着标签的木头,很自豪,很宝贝的让大家轮流着闻,那时候我的越南语还不够流利,只以为是一种礼节,传到我手里仔细的端详,心中只联想到沧桑二字,鼻子里会有丝丝通透的花果香,凝脂般滑润,如同婴儿的肌肤。可能我们是远方的客人,在我朋友极力要求之下,主人小心的用刀切了一丝,点燃后轻轻一挥而灭,整个房间里的气息让心刹那间去到了吴哥周围森林的某个清晨。那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气息,我侧目看了一下我的翻译,她很默契的与主人沟通了片刻,说,这个叫KY  NAM,我立刻明白了,这个,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奇楠|,从没想过,他会以这么一种不经意的方式出现在我的这一个轮回里。

       直到多年之后,我仍然不觉得,可以用香这么简单的一个中文的字符来形容其给人带来的感受,而是觉得,沉香,很可能是一种沟通或者说交通工具,它可以瞬间把你带回到过去,也可以瞬间让你更清晰的与自己的心交流,理性的看,在人类认知范围内,香料几乎都是神经兴奋剂,而只有沉香,是唯一可以让人沉静的香料。

        沉香除了味道以外,更令我着迷的是其身世及来历,收藏了一些实物,查阅了很多的资料,也结识了一些爱好和经营沉香的越南朋友.业余时间。冷落了摄影,一直研习沉香知识,越学,越觉得其中博大精深,从此走上漫漫不归之路,或许,他的能量已大到足以改变我人生的轨迹。。。

       后来的日子里,工作的需要,我开始大力拓展越南西南地区市场,那是沿著名的胡志明小道周边几个极为原始的省份,时不时的会与老挝柬埔寨接壤。为此,当年特意配备了一台通过能力超强的硬派越野车,而我又有幸借工作之便利在河内、西贡几个沉香的主要产区穿梭了几年,对于沉香的产地,品级划分甚至产业链,也都越来越明白与清晰,手里收藏的香品也逐渐多了起来,开始品的出其中奥妙,不同产区,不同年份,细致到部分山脉南北坡的细微差别,安静下来,用心,都可以很明白的区分了。

       仅针对香,我们安静的想,某国岛民们,把我们祖宗留下的文化,仪式,帮我们保存着,沿袭着,比如茶道,比如剑道,更比如,香道。。。雨后的山涧茅舍,一栈梅子青香炉,一片香碳,一席香具,沐浴更衣,叩拜香王,而后用世代相传的剑,锦缎擦拭,寒光掠过处,一丝香屑入炉,顷刻间数千年天地之精华的清澈与温醇间的交替,一切变的透明安详,思绪一如遮耶跋摩七世的微笑,在那个消失在雨林中的真腊王朝上空飘荡。。。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气息?

      或许那就是悉达多在菩提树下觉悟成佛陀的那一个片刻,而红尘中的我们,至多,只能面对液晶,或镶着小白花与蓝宝石的波希米亚钢笔,在硕大的黄花梨书桌后面,寻找自己早已不知飘荡到何处的心。
曾几何时,京城的大佬们都要像操哥学习熏香,那绝不是为了驱赶蚊虫,更不是为博美人一笑倾城,只因为沉香的气场能使人气定神闲,是沉着,是宽容,是博大,王可以了解,而将相帅则难究其理。。。
遥想当年操哥最后一刻留下的正式文本遗书里,没有气概山河,没有刘备,没有孙权,更没有名将,只是淡淡的说,把我的香,给我的老婆。还有,让她要学习做鞋子。把沉香编入草鞋,这,是何等英雄何等胸怀?!木中之王,之相是香,之道是沉,生于苍凉,成于污泥,寂静的吸养数千年天地精华而终得涅磐,沉,香,或许是积传统国学里儒,释,道三家之精髓的朴实演绎。

      渺渺烟过,浮在人心之表的烦和恼、累和乏、慌和急,都会瞬间消散无踪,一丝清凉,由鼻腔顺血管蔓延,渐渐,你的心,清晰了,被洗涤后的,无垢,纯净,透明。。。

        这种力量来之不易,在生命受伤之际,可以有很多选择,可以选择放弃,可以选择继续,放弃可能会生,而继续则一定是死,一片原始的沉香林中,只有寥寥数棵会选择继续,他们深知,继续,是意味着什么,沉香油脂会沿着植物的血管蔓延,再滞留,堵塞,输送养料,整棵树会为此慢慢枯萎,直至坍塌,到涅磐,一切基于这棵树的信念,他知道,这些都是有原因的,基于一些在等待着的缘分。。。。

      大雨一如既往的倾盆,这是暴雨肆虐的季节,每年都会延续半年,坍塌的沉香树随之被山洪,泥石流冲到不知名的低洼处,寂静中,水鸟飞过,有莲花升起,而污泥之下,木还未成王,在禅定中舍弃,放下,从未止息。日出日落斗转星移,甚至人类的枪林弹雨,都恍如尘埃飘过,一棵原本粗壮老树,此刻在污泥之下,沉寂千年的禅定与修炼,终得涅磐,而今只剩得舍利几片,佛说,修得三世可得一见,修得八世,可得一闻。。。。

        窗外又在下雨,这雨每天都会一如既往的在这个季节的下午滋养着生灵,眼见着第7郡的高楼春笋般耸起,不会因雨季而停歇下来,思绪又飘荡在越南西部的原始森林,那里,一定也在下雨,或许,还有些召唤,仿佛,还有些使命。。。

西贡火柴

2008年9月6日有感于西贡第7郡寓所。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客服西贡火柴-九龙沉香博物馆 » 我曾经一直穿越在原始的热带雨林与西贡嘈杂的街道里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西贡火柴-亚太沉香研究学会副会长,现代沉香分类标准制定者之一

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